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: 主页 > 金牌顾问 >
久违的地道香港黑帮片港片还有希望《手卷烟
发布日期:2022-01-05 20:3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香港是一个声色犬马、物欲横流的小世界。这里充满矛盾,一边是高楼大厦鳞次栉比的中西区,一边是老旧残破穷人遍地的深水埗区,就像今天这部电影《手卷烟》里的人物一样矛盾。

  关超曾是英籍驻港士兵,九七年后回归后英属高层都跑到了英国,而关超这种小人物自然被扔下了,成为了一个不中不英的边缘人。

  时间浑浑噩噩过得很快,关超曾经亲密无间的战友,很多人都对大环境的改变无法适从。有人欠债跳楼,有人摆地摊,有人只是活着。关超默默背上了死去好友的巨额债务,借了高利贷。

  他曾经有过妻子,可是离了。有个按摩女当姘头,平时也是不冷不热、含糊不清。

  也许很多事是冥冥之中就已注定,高利贷要到期的关超遇到了南亚仔文尼,文尼的表哥偷了本地大佬泰哥的货,把货藏到文尼这里跑路了。文尼也害怕泰哥的残暴四处躲藏,不成想正好撞进了关超家里。

  关超狮子大开口要价一百万才能收留南亚仔,南亚仔没钱只能期待着把货出了尽快变现。

  可是突然出了变故,卖金钱龟给泰哥的台湾主事菜甫被泰哥打死了,因为卖给泰哥的龟都死了,钱还没退回来。

  想到心狠手辣的泰哥,关超想把文尼赶出门才发现了文尼的货。自己窝囊了一辈子,关超第一次做违背江湖道义的决定——独吞泰哥的货。

  他把货卖给了高利贷老大还了债务,剩下的还给了文尼,二人刚想跑路,意外接二连三的找上门来。先是台湾黑帮追查菜甫的下落,又接到泰哥的电话说抓了文尼,从文尼身上的蓝色烟丝盒发觉这事和关超逃出了干系。

  走投无路的关超决定放手一搏,说菜甫是泰哥杀的,并带着台湾黑帮的人找到了泰哥。

  泰哥本想一起弄死,可是架不住台湾帮会有枪。泰哥用手下辣鸡的身体挡子弹才勉强活命。

  为了保命,泰哥说是人是辣鸡杀的,自己这上亿的货可以合作,一起发财。然后空出手的泰哥想杀关超,关超也奋起抵抗。最后还是被诬陷杀人的辣鸡挣扎着起来杀了泰哥救了关超。而台湾帮会只是静静看着这一切,临走之前说了一句:“你们只懂自己人打自己人。”

  而筋疲力竭又受伤不轻的文尼和关超只能卷起一支手卷烟,唱着:“不谈风,不谈雨,谈什么?谈雷(义)!”

  纵观全片你会发现,关超的骨子里始终都是有善和义的。当他想起兄弟情义的时候;当他替破产的兄弟背起债务的时候;当他看到文尼大半夜在修自己的柜门的时候;当他把陪伴自己多年的烟盒送给南亚仔的时候。

  同理,当南亚仔走投无路的时候他知道是谁收留了自己,当南亚仔被打得不像人样的时候他也没透露任何消息。当南亚仔快被杀了依然不肯出卖关超,这份担当,让人动容。

  他们太像了,都活的很不容易。文尼是东南亚裔在香港不受欢迎,关超是港人但是是英籍一样不受欢迎。他们游走在社会的边缘,苦苦挣扎,在这个纸醉金迷又光怪陆离的城市里,仿佛丢失了自己。

  幸好关超和文尼还有内心的坚守,文尼能知恩图报,关超的重情重义。文尼我很喜欢,为电影添了一些亮色,人也很帅。而关超内心对于义的坚守就像他喜欢抽的手卷烟,有人说手卷烟难抽可他就是喜欢。一件事做的太久就成了习惯,就像烟,就像义。

  人的一生也很像手卷烟,看起来忽明忽暗,但是只要还在燃着,总是在发光发热的。

  很庆幸还能看到原味正宗的香港电影,本以为香港电影已死,其实港片只是换了个活法,不再是商业元素堆积的量产片,而是用更多的情感唤起人性的共鸣,这才是香港电影真正迷人的地方。不管是在什么类型电影镜头中的香港,它总是那个矛盾、有血有肉,有维多利亚港也有庙堂的香港。

Power by DedeCms